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187小說 >> 詭三國 >> 第1533章 漢水之敵

第1533章 漢水之敵

發國難財的,也不是只有李恢和張翼兩個人,也不是只有漢代一個朝代,更何況對于李恢和張翼而言,這種行為甚至談不上背叛,因為春秋大義之中有表明不允許和其他諸侯進行商貿交易么?

所以么,而且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如果采買了打量的兵刃回來,不就等于是給劉備增加了一些兵卒力量么?

當然,如果劉備能夠征召到各家的私兵的話……

作為在閬中的斐潛,這個時候也沒有多少精力關注劍閣,因為接到了斥候傳遞回來的情報,在巴東的劉琦部隊,似乎和劉備達成了一些什么協議的模樣,開始沿著漢水運動,威脅到了南充以及閬中。

作為有關中和漢中經驗的斐潛,在對待新占領區域的態度,自然是有自己的一套辦法,兵權不能不給,不給的話容易引起新降將領的失落和不滿,也不能多給,否則就容易產生各種后患。

趙韙和雷銅,基本上就等于是被斐潛困在了閬中,一方面封賞不斷,一方面又三天一招五天一喚,洗腦加安撫,又是讓黃權帶著趙韙和黃銅兩人,接見川蜀各地的大姓大戶,又是表示不會動趙韙和雷銅的產業,甚至還公開表示要給趙韙和黃銅上表請封,搞得趙韙和雷銅心中縱然焦慮,也無處說什么不是來。

不過既然雷銅在閬中,南充現在沒有了守將,斐潛也就只能是暫且讓徐晃,帶著一千五百兵卒,趕往南充,進行防御。

漢水之畔。

劉琦從船艙當中鉆了出來,對著朝陽,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見過公子……”蒯琪早就已經起來了,站在船頭,向劉琦拱手行禮。看著劉琦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蒯琪心中也只覺得有些好笑。蒯琪今年已經快三十了,早就過了年少嗜睡的年齡,因此也不會像劉琦這樣,起床了依舊哈欠不斷。

“久居于陸,初登船舶,多少有些不慣……”劉琦一邊捂著嘴打哈欠,一邊說道,多少有一些不好意思。

蒯琪笑了笑,倒也沒有戳穿劉琦的借口。

荊州有水軍,而且規模也不算小,但問題是荊州的水軍開不到川蜀來,而之前魚復左近的這些船只,大體上都是一些艨艟,偶有小樓船,體格也不像是荊州那么的大,作為轉運兵卒糧草來說,還算是不錯,但是要是水面作戰的話,多少有些夠嗆。

但是蒯琪這些時間,在安漢魚復也沒有閑著,利用荊州兵卒熟悉船只的特色,讓隨軍的工匠牽頭,征召了不少巴東的民夫,重新造船么當然時間不夠,但是利用原有的船只進行改裝加固,還是可行的,也就臨時打造出一支還算是有些模樣的艦隊來。

當然,蒯琪也不想著要和征西兵卒對抗什么水面的部隊,他的計劃很簡單,但是也很實用……

征西將軍斐潛沒有水軍,更談不上什么水面船只部隊,因此為何要和征西將軍兵卒在陸地上對抗呢?沿著漢水,上可侵擾閬中,下可進攻南充,往來有船只運輸,兵卒也不會有多少勞累,但是如果征西將軍用兵卒跟著跑的話,在陸地上轉上兩圈,精兵也久拖了成疲兵,還能剩下多少戰斗力?

劉琦也正是覺得蒯琪的計策很吸引人,所以也就跟著一起來了。在劉琦心目當中,這一次的勝率應該是不小的,搞不好還能撈到一些名聲,到時候就算是再川蜀,又或是回荊州,都可以作為自己的戰績來炫耀了。

不過蒯琪還是覺得有些不放心,便又一次強調道:“公子,若兩軍交戰……”

“知道了,知道了,”劉琦一聽,便是知道蒯琪是想要說一些什么,“若是兩軍交戰,某便于船內,絕不下船,隨時可走!”

蒯琪一笑:“某也是為了公子安危……”

“放心啦……”劉琦接過一旁護衛遞過來的熱湯,咕咕喝了兩口,頓時覺得身上溫暖了一些,“此戰,吾等多為侵擾……若是劉玄德之處……”

蒯琪也是點了點頭,望向了遠方,“若是事不可違,便只能是暫退巴東了……”對于劉備能不能在正面戰場之上和征西將軍對抗,蒯琪心中也覺得有些沒底。一方面是征西主力騎兵派不上用場,兵卒在川中施展不開,另外一方面是劉備雖說掌控了川中,但是初來咋到也不見得能夠完全如臂指使,所以各有各自的問題,也就是五五之數罷了。

劉琦嘟囔了一句,含含糊糊,不太清楚,不知道是在埋怨劉備,抑或是在表示對于戰局的不滿意,片刻之后說道:“快到南充境內了吧?”

蒯琪點頭說道:“正是,過了此道河灣,便算是進了南充境界了……”

兩人正在說話之間,忽然有快船從遠處而來,船上幾名兵卒奮力劃水,擊打起層層的水花,“報!南充主將已非雷氏,現為徐氏!”

“徐氏?”劉琦看了蒯琪一眼。

蒯琪也有些茫然。征西將軍手下,有太史氏名震冀州,有趙氏縱橫幽北,有張氏專長突襲,有魏氏為進川大將,這個徐氏又是那里的人?

徐晃在和鮮卑作戰之后,便基本上都是在隴右,因此也不太引起他人的注意,加上劉琦等人也不像是征西將軍斐潛一樣那么的重視情報來源,因此當聽說南充換了主將之后,也沒能立刻形成什么概念……

“公子,不若某領前軍,前去試探一二……”蒯琪思索了一下,說道,“待查探得此人虛實,再做計較……”

劉琦想了想,點了點頭,說道:“多多小心。”

蒯琪應下,然后下了劉琦的坐船,登上了小舟,然后換到了前面的艨艟,然后領著前方的五艘船只還有船上的兵卒,向前而去。

劉琦看著蒯琪帶著兵卒遠去,小心臟不由得跳動了起來。之前來的時候,還沒有覺得怎樣,現在忽然意識到真正的戰斗即將展開,這心中難免就緊張了起來。

在荊州,劉琦混的其實并不怎樣。

許多人都說劉琦他就是一個繡花枕頭,能有當下的地位,并非是劉琦多有本事,就是劉琦有個好爹而已,而且還有人評論劉琦的才能肯定遠遠比不上他的弟弟劉琮……

“會讀幾本經書有什么了不起的……”劉琦想起這個事情,忍不住低聲嘟囔著,“會讀書能當飯吃么?能統兵么?差不多就行了,讀那么多經書能有多大作用?真是……”

其實這個事,真不能完全怪劉琦。

不是每個人都從小聰慧,能抵御各種誘惑,然后堅持不懈成為偉大的人士的,大多數人都是普通的,成長為什么樣子,大都和環境相關。

當年劉琦還小的時候,劉表還沒有當荊州牧,居住在動蕩的雒陽之中,經歷了先是靈帝駕崩,然后十常侍和何進對決,后來又來了個董卓等等各種事件,好幾年都沒能安定下來,作為一個沒有多少根基的劉表,在風暴中心上下波蕩,最終走了董卓的路線,混了個荊州刺史,然后單騎入荊州,又要籠絡人心,又要鞏固地位,還要抓兵權等等,哪有時間去管劉琦教育的問題?

等到劉表一轉眼,覺得自己事業比較穩固的時候,猛然間發現自己的孩子竟然長歪了,怎么辦?

罵唄。

罵不行,就打唄。

賞識教育?鼓勵文化?不存在的。漢代人,棍棒之下出孝子才是正道。

然而若是劉琦年幼,打罵一下,說不定孩子害怕疼痛,也就不敢做一些離譜的事情了,但是問題是等劉表開始要管教劉琦的時候,劉琦已經年齡大了,開始有自己的想法,皮也厚了,再加上蔡氏在背后施行的養豬策略,能有什么好效果?

于是乎,劉表在打罵效果不佳的情況下,也就越發的看劉琦不順眼,但畢竟是自己的種……什么,隔壁老王,咳咳,不存在的,所以這一次到川蜀來,多少也是給劉琦最后的一次表現機會……

劉琦這心中,也是有些嗶數,因此在劉備幾乎是公然背叛的舉動之下,依舊是忍了下來,無非就是不想要灰頭土臉的回荊州,然后成為他弟弟劉琮的陪襯。

這一次跟著蒯琪一同北上,沿著漢水侵擾南充和閬中,其實劉琦心中也隱隱的有些期盼,有些夢想,畢竟人怎么能沒有夢想呢,沒有夢想豈不是和那啥有什么區別?

雖然劉琦名義上是主將,但是實際上有主意的從來都不是劉琦,他更多的時候都是點頭,點頭,繼續點頭的份,而這一次,可以算是劉琦的第一戰!

從戰略計劃上來看,劉琦也找不出蒯琪的計策當中有什么毛病,當下各地都基本在秋獲,侵擾閬中南充一帶,不僅可以威脅征西將軍斐潛的糧道,給在廣漢的征西人馬施加壓力,給劉備創造出更好的進攻時機,而且進退方便,實在不行也可以焚燒沿途的莊禾田畝,甚至是山野林地,來阻斷征西人馬通道,可以說主動權全數都在手中,而且安全系數也是很高。

這一次,一定能成功!

劉琦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雙手緊緊扶住船幫,信心滿滿……

………………………………

徐晃站在南充城頭,多少有些怒意。

雷銅才離開南充幾天,這些原本川蜀的兵卒就渙散得不成個樣子,要不是徐晃帶來了一些征西精銳,說不定都被荊州兵摸到南充城內了!

而且更讓徐晃不滿的是,之前征西運糧隊列是在南充城外被襲擊了,事后查明是從水路上來的,結果這么多天過去了,竟然對于水路的偵測和防備幾乎還是等于零!

封鎖水道?

沒有。

架立哨塔?

也同樣沒有。

徐晃看著遠處起伏的山巒,皺眉沉思。既然已經見到了荊州兵卒的痕跡,說明距離荊州人馬大部隊出現的時間并不遠了,但問題是南充沒有船只,或者說沒有足夠可以用來在水面上作戰的船只。

徐晃手頭上,也只有一些平常用來渡人載貨的平底船,風浪大一些都會翻了,跟不用說水面作戰了。那么不能進行水面上的作戰,便只能考慮在陸地上進行作戰了。

漢水,在秦朝的時候,還可以直接通行到漢中,但是因為地震的原因,地勢改變,到了現在,已經不再像秦朝的時候那么寬闊,河道也變得有些蜿蜒起來,因此徐晃便在臨近南充的一處漢水河灣之處,開始砍伐山木,搭建攔河的設備。

攔河設備么,一個方法就像是拒馬一樣,用粗大的木樁結構,釘入河床之中,木樁底部甚至要釘入河床三米,就像是暗礁一樣,水面上不注意看不見,船行過去的時候要么被卡住,要么撞破船底,就算是對方想要破壞,也不是很容易。這種方式十分犀利,但是這種方法耗時較多,技術要求較高。

另外一個方法,就是在水面上攔,或用鐵索,或用樹杈,置放下去就可以使用,比較好架設,但是也比較容易被破解。

因為時間的關系,徐晃也無法采用耗時較長的方式,便只能是讓兵卒砍伐左近的一些大樹,像是鐵蒺藜一樣,卡在河底就行了。

縱然是采用了比較簡單的方式,但是從砍伐樹木,然后拖拽到河畔,然后再袖箭枝杈,只保留一定的主要分岔,然后投入水中,又要防止被水流直接卷跑,還要加以一定的固定,等到完全卡在河床之上的之后,才能進行下一個的架設,根本就不像是路面上一樣,丟下去就可以不管了,所以縱然加快了進度,但是一時之間也無法立刻完全封鎖水道。

“若是在早幾天前來南充,也不會如此的棘手!”徐晃不止一次的暗中感嘆,越發的對于原本在南充的這川蜀兵卒有些不滿,甚至有些懷疑這些川蜀兵卒是不是和荊州兵有什么勾搭,要不然怎么如此的消極怠工。

不過,現在這個也不是當下的重點,就在徐晃再次下令要求抓緊河道攔截的工程架設的時候,就看見在城外預設的斥候狂奔而來,“報!將軍!有荊州兵卒,乘五船襲來!已至石彎之處!”

喜歡詭三國請大家收藏:(www.ttixui.live)詭三國187小說更新速度最快。

詭三國最新章節 - 詭三國全文閱讀 - 詭三國txt下載 - 馬月猴年的全部小說 - 詭三國 187小說

猜你喜歡: 大夏王侯盛唐劍圣超神特種兵王漢鄉大唐綠帽王抗日之最強戰兵戲鬧初唐一品唐侯爭霸天下抗戰之中國遠征軍明揚天下唐朝小閑人遠東1628穿越1859之鐵血兵王劉備的日常兵甲三國重生之民國元帥回到晚清的特種狙擊手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重生之戰神呂布三國之席卷天下II抗戰之兵魂傳說執宰大明特戰狼王國色生梟三國之無限召喚
完本推薦: 無限打工全文閱讀修真者在異世全文閱讀都市之極品玩家全文閱讀豪寵小萌妻:買個老婆回家愛全文閱讀七界武神全文閱讀我們是兄弟全文閱讀網游之王牌戰士全文閱讀鄰家妹子愛上我全文閱讀噬道全文閱讀絕世神偷:廢柴七小姐全文閱讀扶搖直上全文閱讀求魔全文閱讀虛無神在都市全文閱讀無限之主角必須死全文閱讀龍傲戰神全文閱讀辣手狂醫全文閱讀傲劍蠻荒全文閱讀龍在邊緣全文閱讀蓋世帝尊全文閱讀血沖仙穹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狂武神帝洪荒歷戲鬧初唐神話版三國萬界最強狂帝來自未來的神探妖孽奶爸在都市大戲骨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我的絕色總裁老婆贅婿重生九零辣妻撩夫絕天武帝霸天武魂大明釘子戶艾澤拉斯的奧術師影視世界當神探九天仙緣修真歸來有了老婆和孩子天唐錦繡重生之最強劍神大符篆師都市無敵神醫恐怖片場都市最強修真學生無敵升級王這個地球有點兇重生之先聲奪人寒門狀元無垠

詭三國最新章節手機版 - 詭三國全文閱讀手機版 - 詭三國txt下載手機版 - 馬月猴年的全部小說 - 詭三國 187小說移動版 - 187小說手機站

大乐透尾数走势图